棺山夜行第章鬼雾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医丰胸 • 阅读 0

棺山夜行第章鬼雾营养

棺山夜行 第38章:鬼雾

老嫖走过来后,对着我説道:“你xiǎo子可别以为我跟着上去就是同意了你的选择,我是怕你上去挂了,欠我的这套衣服钱没人给,要不我才不跟你们两个倔驴上去。『**言*情**』”

我和xiǎo狼看了老嫖一眼,谁都没有接话,也知道这家伙是在找借口而已。其实老嫖这个人也是非常重兄弟情义,别看他平时嘻嘻哈哈,一旦要是真有危险的时候,他也是可以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主。如果他要是生在乱世,那绝对是个侠士,虽説不能匡扶庙堂,但也绝对是劫富济贫的侠士。

虽然刚才老嫖极力反对我上去,但我一diǎn都没有怨恨他,毕竟盗墓者遇到诅咒这东西,都是躲的远远的,没有一个盗墓者会説,我要和诅咒对着干,因为那样的下场,通常都是会很惨。现在他説要和我们一起上去,我是打心眼里高兴,有他在,成功的几率就会更大。

老刘头拿起一个火把也走了过来,説道:“恩人,我和你们一起上去吧,兴许我还能帮你做diǎn什么。”

我并没有拒绝老刘头,毕竟他对这里还是很熟悉,虽然他也没有上去过,但对于诅咒的情况,绝对是比我们要了解的多,所以我一开始就希望他能跟着上去,只是没有直説而已。

这个木楼梯保存的非常完好,不要説踩上去感觉安全,就是感观上都觉得这楼梯非常的结实。木楼梯的结构并不是扁平木板,而是厚厚的木方,至于是什么木质的很难看清,上面涂了一层厚厚的黑漆,根本看不到木纹,所以很难辨别木方的材质取于什么树木。

我率先走在上了木楼梯,xiǎo狼和老嫖在中,老刘头断后。『**言*情**』当能看到二楼上面的环境时,我特意慢了下来,本想先环视一下二楼的环境,可什么都看不到,一个两米长的木制屏风挡住了我的视线。想要观察到二楼的情况,就必须得绕过屏风,站在楼梯上根本无法看到二楼里面。

我刚走过屏风,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看到眼前的景象,我开始有diǎn怀疑自己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因为眼前的这个景象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只见二楼内黑雾弥漫,这黑雾浓的根本看不清二楼的样子,也许我该称它为鬼雾,因为这个场景,只能在演鬼片的地狱里才能看到。

我很确定这是雾气,因为借着火把的光亮,我用手抓了一把雾气,当把手张开时,这雾气就像是一个个妖怪的魂魄一样四处飘荡。我又用手拨了拨,一拨竟然可以看到雾气飘动的形态,就像流水一般朝着一方涌去。

我从没见过这么怪异雾气,不仅????在《推拿》中因为它是黑色的,更因为我从雾气里看到了一种説不出来的形态,那种感觉真的很像鬼魂在飞舞。当他们上来看见以后,也都为之震惊。老嫖回头问道:“老刘头,这地方平时也有这么黑的雾气吗?”

“没有,从我来这守护冥楼起,就没见过有雾,更没见过这么黑的雾。”老刘头很肯定的回答道。

我仔细的看了一下,楼梯口的四周和上面,并没有其他的木质结构,很显然通向三楼的楼梯并不在这里,看样子应该是在黑雾里面,至于是靠在哪个墙壁旁,目前还不知晓。

xiǎo狼一伸手也抓了一把黑雾,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摇了摇头轻声地説道:“这不是雾……”

xiǎo狼一説完这不是雾,我和老嫖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很怕是有毒的气体。xiǎo狼接着又説道:“有色,无味感,也不像有毒的样子。”

“我日的,展昭,你下回能不能一口气把话説完,我他娘的,还以为你説不是雾,有毒呢。”

xiǎo狼并没有理会老嫖,而是拿着火把第一个走了进去,我看xiǎo狼已经走进去了,想都没想也跟着往里走。可没走几步就感觉到黑雾越来越浓,浓得连火把都看不清,只能看见一个红色的亮光。

黑雾浓度已经达到了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不要説现在想去看二楼的结构面貌,就是连前面xiǎo狼的火把,我都已经看不见了,完全是一边听着他的脚步声,一边凭着感觉往里走。

边走心里边犯嘀咕,这是在木楼里面,怎么可能会有雾气呢?这黑雾是怎么形成的?而且眼前的黑雾并没有飘到一楼去,这倒是让我感到非常的疑惑。一时间,脑子里思考的都是这个问题,对于这种黑雾我倒是没有感觉到害怕,毕竟从木屋里掉下来的时候,那种黑暗比现在可怕多了,而且现在手里还有火把,所以心里并没有产生任何的惧意。

虽然现在我看不到二楼的具体结构,不过还好,我在外面观察过木楼的结构,大致也能分析出来这里有多大,自己走在什么位置上。我的感觉是,二楼的大xiǎo应该是和一楼差不多,即使空间上肯定是比一楼排着长队的女宾们不耐烦地围住工作人员:“不说有年薪百万的富豪来吗?不是说有现场相亲吗?”xiǎo一diǎn,但也只是xiǎo了一个楼梯的位置,因为二楼应该是有两个木楼梯,一个是上三楼的,一个是下一楼的。根据现在我走的步伐来计算,我现在应该是在二楼的中间位置因为纯进口车价格过高,就算是有diǎn误差,我想也不会差上两米远。

就在我精心计算墙壁离我还有多远时,忽然间,眼前的黑雾急速的飘动了一下,就像是有什么东西飞过去一样,手中的火把一下子就灭掉了。紧接着就听见后面有人喊了一句:“谁?”

我马上听出来是老刘头在喊话,并且意识到他的火把应该也灭了,不然他不会喊问是谁。这也是普通人和盗墓者的区别,普通人遇到这种情况,通常不是扭头就跑,就是不由自主的问一句谁,而盗墓者截然相反,“XX商学院每期也会招几个美女主持和明星进去当招牌”。遇到这种情况的第一反应都是蹲下来观察、听声,自己不会出任何的声音。

老刘头的喊话过后,整个二楼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没有人再説一句话,也没有一丁diǎn的脚步声。我立刻感觉到有些不妙,现在的这种寂静意味着xiǎo狼和老嫖的火把也灭了,他们应该是和我一样,都蹲了下来,在听周围的声音。

原本并不恐惧的心里,现在反倒感觉有diǎn毛了,如果老刘头刚才不喊那么一嗓子,我想,我也不至于毛,毕竟自己也在黑暗中呆过,但他喊了一句谁,就让我联想到,他看到了什么,或者説他感觉到了什么。

在鬼气森森的黑雾中能看到什么?这绝对不是一个好联想,我知道自己已经被现在的环境和老刘头的喊声给感染了,但我却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想象,因为这里真的太像我脑海里的冥界了。

我一边在提醒自己不要再想象了,一边在仔细的去辩听异样的声音。过了二十多秒终于让我听见了脚步声,很显然是人的脚步声,这才让我放松下来。

就在我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忽然间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海口男科好医院
荆州市白癜风医院
西宁医院男科哪家医院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