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英雄气质的抒情史诗阿尔丁夫容易

2021年05月05日 • 中医诊断 • 阅读 1

具有英雄气质的抒情史诗阿尔丁夫容易

他的长诗《沉船》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后,立即受到诗坛名家热评,堪称一部深蕴民族文化的象征性作品。

阿尔丁夫·翼人是中国当代最重要的西部诗歌“昆仑诗群”代表性诗人,也是当代汉诗的重要诗人之一。他的作品曾荣获第四届中国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中国当代十大杰出民族诗人诗歌奖”、“第十一届黎巴嫩纳吉-阿曼国际文学奖”等国内外重要文学奖项。诗作被译成英语、俄语、西班牙语、波斯语、马其顿语、罗马尼亚语、阿拉伯语、俄语、日语、韩语等。他在长诗创作上尤其引人注目。

他的长诗《沉船》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后,立即受到诗坛名家热评,堪称一部深蕴民族文化的象征性作品。这是一部悲天悯人的长诗。作为撒拉尔族的后裔的作者用自己充沛的元气和大气吟唱民族所经历的黑暗与光明、死亡与新生、野蛮与文明、屈辱与尊严、流血与和平。是具有英雄气质的撒拉尔族史诗。与其他民族的史诗不同,他不侧重叙事,他不是以一个记录者的身份出现的,而是以思想者身份发声。他不记录具体的历史事件,而是用富有哲思的意象把自己对民族性格和历史文化的理解表达了出来。他说:“长河啊 当思想的船只沉入深深的河底/属于我的船搁浅在何处?”这里有:“被灵与肉指认的雄风/风靡一时 时刻袭击来时的风暴/注满脑汁 灌醉灵魂透视的荒野”,有“在空旷的原野 在风中/扬起倔强的头颅”。先人们“一颗头颅替换另一颗头颅/去追赶一只受伤的黑鹰/赶在大地震动的时刻”。诗中还说:“在这最后的时刻面对永恒的河流/他们以血代替无言的泪水/犹如一只不死的鸟挣扎着出笼”。雄风、倔强的头颅、不死鸟等意象正是他对自己所属民族的性格和历史的认定。他极其简略地概括出本民族文化历史:

赫赫然曾有过辉煌的壮举

太阳漫过头顶数百年

飘扬的旗帜拔地而起

以唯物论者的先智、圣智自居

权当一代君主 哪怕一无所有

哪怕毁坏家园 太阳依然照耀

灿烂的土地 灿烂如梦 灿烂如花

凭什么你用你自己定的价格来抱怨我的汇率太低?如果说我不知道一价定律或者是购买力法则是我不对 阿尔丁夫·翼人,在长诗的创造上,是一个独异的探索者。他的长诗结构是散点式的,意象和诗情随他思维的跳跃而发散出来。我曾提出过“抒情史诗”的概念。西方的史诗、我国其他民族的史诗都是叙事的,是历史的诗述。比如《荷马史诗》、《格萨尔王传》等。抒情史诗,虽也有叙事,叙事已经退缩为抒情的背景了,抒情和议论成为诗歌的主角了。

哦,生活之原野

你以某种最大的忍耐力

包容一切,但我劳顿之其下

将一切归于某君罪恶之手

如今我只留下几滴辛酸和泪水

其间顿足于岸边

顿悟河流 大山之禀性

在他的诗中具体的人和历史事件均已经舍去,抒情和哲思上升为主导。他是另一首长诗《神秘的光环》也是一首抒情史诗。在这一点上,他的长诗和我国古代长诗《长恨歌》有相似之处。长恨歌中的叙事不是完整的,是碎片式的,但翼人似乎走得更远,在他的长诗中几乎一点具体叙事也没有了。

翼人长诗很善于运用象征意象,比如河流、船等。河流的不断流淌象征着民族源源不断的历史文化,象征着从不间断的时间之流,也象征着生命的活力。沉船则象征着深潜的历史文化积淀。他长诗中反复出现的一个象征意象是“头颅”:“在风中/扬起倔强的头颅”“ 一颗头颅替换另一颗头颅”“ 短暂的一生 只不过是这存在的/一种例外 驱赶低垂的头颅” “在挫败中与头颅决战 汇流成河”“ 而我们顿足于河岸/丈量滴血的头颅/使它高出水面站立一种姿势”“ 免得高贵的头颅被绞死在营地“但在这高贵的头颅面前/我们似曾有过巨人般躺倒的河床”“ 高贵的头颅或那些以十分信赖的眼睛”“ 以头颅的重量换取另一半生命”头颅象征着昂扬的民族精神和高贵的民族魂灵。这头颅应该是高昂的,而非低垂的。这一象征使他的长诗具有了昂扬的精神气质,具有了高贵的人的尊严,具有了思考者的伟岸形象。也是诗人精神品格的显现。

作为“抒情史诗”,虽不以叙事为主,但即便是作为抒情的背景,具体叙事还是要有的,史料还是不能缺少的,否则抒情就少了依托。我认为这是翼人长诗的一点缺憾。

(:王怡婷)

西宁宫颈糜烂治疗多少钱
开封白癜风最好医院
太原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