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安全事件十年

2020年01月16日 • 中医减肥 • 阅读 0

食品安全事件十年:部分地方将问题产业当特色新民周刊201216期封面民以食“微舔”?微舔,是一种疑惧状。凡有舌之物,想吃又不敢吃

食品安全事件十年:部分地方将问题产业当特色

新民周刊201216期封面

民以食“微舔”?

微舔,是一种疑惧状。凡有舌之物,想吃又不敢吃时,大抵呈此尴尬状。

纵然百年以后,我们回首当下的中国,也仍会为一个时期一个社会,因为如此激情地“相互投毒”而瞠目结舌:有话好好说,有钱好好骗,要杀要剐来个明白,干嘛如此不声不响不干不净不丁不八不人不鬼地下蛊呢?!

是不是每一勺食物都是可疑的?是不是每一勺药物都是可疑的?

——是不是声称无毒的都是有毒的?是不是声称有毒的都是无毒的?是不是声称有机的都是“有计”的?是不是声称解毒的都是更毒的?

于是全民就这么呈一种微舔状。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曹孟德华容道研判诸葛亮,也曾如此骨碌着眼睛“微舔”着:小路有烟?大路无烟?虽然“偏不教 中他计”的还是中了计,但,纵令诸葛转生当世,估计也只能“微舔”,想当初舌战群儒,如今岂能舌战江东“地沟油”,内蒙“黄曲霉”,河北“铬胶囊”?

中国工程院院士孙宝国称:地沟油炼制工艺复杂,中国餐桌没有地沟油;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称:蒙牛黄曲霉素超标公众没必要惊慌,我们对食品的监管力度世界第一;卫生部全国合理用药专家孙忠实称:一天吃6个含铬胶囊没事!

这三人,坐下都是一座码头,有“三贤”辟谣,我等终日“寻寻觅觅,凄凄惨惨” 何苦?早说了,“三个臭皮匠抵得一个诸葛亮”,更何况俺有皮鞋无数?

好吧,你仍要追究,那就正告你:有一种邪恶、一种无良在市场、在人心间久矣——它们的爆发决非突然,作为前戏,二十年前就已开始,从商品属性的 “香烟老酒”,到假钞、假药、假文凭、假广告、假报表、假防伪标志、假验钞机;从行为属性的假唱、假球、假乞丐、假彩票,到剽窃的学者、舞弊的考场、 灌水的工程、空壳的“资产重组”、虚报的区域政绩

我国现有法律法规9800多部,早已“法律完备”,但二十年过去了,“假冒伪劣”非但有增无减,反而变本加厉地集中到食品药品,陷众生于慢死之境

仅仅“法律完备”是不够的,让法律生效之法何在?!

没人愿意就这么“微舔”下去。就算更多人把欲望当理想,把贪婪当励志,把无耻当幽默,把麻木当深沉,把姑息当宽容,把欺诈当智慧,我们也绝不会酱油地走过,中国的大地,还是不从的更多!

社会各界强烈呼吁尽快落实监管、强化监管手段、提高执法能力、鼓励公众参与,建立标本兼治的长效机制,不正鼓励着中国的市场环境奋力走出谷底吗?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们的报道,就从这里切入——

(主笔/胡展奋)

向“皮鞋”再宣战

首席—杨 江

持续发酵的食品药品安全问题,更像是转型期中国社会问题的一个缩影,需要系统治疗。阵痛在所难免,因而,短期内,中国再暴露出更严重的食品安全 事件也不足为奇,民众应学会理性应对,恐慌与泄愤都无济于事。面对一个非理性的市场,每一个当事者都要警醒,更要看清自己本该扮演的角色是否“串戏”。

“毒胶囊”事件是中国近十年来继“大头娃娃”、“三聚氰胺”、“瘦肉精”事件后最为严重的一次食品、药品安全事件。民间通俗地将这起丑闻概括为“从皮鞋到胶囊”,眼下,围绕这件事引发的调查、追责与反思仍在持续发酵。

4月15日,中央电视台《每周质量报告》经过数月的调查,证实河北、江西等地的工业明胶不法厂商将铬严重超标的工业明胶销售给浙江新昌的一些药用胶囊厂,后者更是将这些明胶制成胶囊出售给修正药业、蜀中制药、通化金马等9家药企。

经过一周的昼夜奋战,公安机关已立案7起,依法逮捕犯罪嫌疑人9名,刑事拘留45人,查封非法生产线80条,查扣用工业明胶生产的胶囊7700余万粒。

短短数天,皮鞋俨然成为了我们身边最神奇的变形金刚,它可以以出乎想象的多种形式潜伏在我们身边。自2002年以来,《新民周刊》持续关注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除曝光“皮革奶”外,对“黑心桶”、“地沟油”“苏丹红”、“瘦肉粉”等问题先后进行过多次报道。

《新民周刊》发现,今天的“毒胶囊”与昔日的“皮革奶”、“地沟油”如出一辙,所暴露出来的诸多问题也是何其相似。

如果把与“皮鞋”的这场战争比作躲猫猫游戏,我们不难发现,在这场游戏中,我们每每处于被动。因为参与这场游戏的角色并非仅仅是消费者与造假者两方。

在这里,《新民周刊》尝试将上述十年来发生的重大食品安全事件进行对比梳理。期望通过对中国式造假的路径分析,找到食品药品安全这个社会难题的症结。

[1][2][3][4][5][下一页]

口感符合儿童需求的药物哪个好
岳阳十佳妇科医院
饮酒后可服用的他达拉非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