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社长告社长告错了对象容易

2021年05月05日 • 偏方秘方 • 阅读 0

出版社社长告社长告错了对象容易

社长告社长,告错了对象?

原光明出版社社长李树喜状告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的侵权官司,日前引起上广泛热议。虽然此案仍在司法审理中,但是因为李树喜已经对媒体曝出此案,并 表示了 自己的 态度,人民出版社一方也对此作出了回应。

李树喜在接受一家媒体 采访时称,今年5月,他在北京 图书大厦购买了人民出版社出版、由黄书元担任主编的《察贤辨才》,发现该书未经许可抄袭了自己2007年出版的《李树喜品评历代用人方略》,抄袭量达8 .6%。他认为黄书元未经许可,将他的作品复制在自己的图书上从中获利,侵害了署名权、作品完整权与发行权。人民出版社未尽到审查 注意义务,是共同侵权人。为此,李树喜要求索赔10.8万元。

李树喜告错了对象?

在由人民出版社召开的 发布会上《察贤辨才》一书的作者兼责编孙晓对提供了一份关于李树喜告人民出版社 情况说明,声明称李树喜状告黄书元,首先是告错了对象。“黄书元先生不是《察贤辨才》的著作权人。签约人是本书实际作者的代表赖长扬先生。我国的著作权法规定,著作权人是实际作者。”对此,李树喜代理人、盈科所郝律师认为此种 解释与法无据。法律规定,“著作权人属于作者”,“什么叫作者,在作品上署名的为作者”。

“熊顿是我走入最深、走出最难的一个角色”。 《察贤辨才》来源于《国史镜鉴》

《情况说明》称“《察贤辨才》一书, 主要材料来源于199 年出版的《国史镜鉴》, 李树喜先生提供的证据,即2007年出版的《李树喜品评历代用人方略》一书,与《察贤辨才》一书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之所以李树喜能在两本书上找到重合点,《察贤辨才》的副主编赖长扬认为,无论是《察贤辨才》还是李树喜的《李树喜品评历代用人方略》,其主要来源都是源于一本叫《国史镜鉴》的著作。《情况说明》指出,“《国史镜鉴》是一部数百万字的著作,199 年出版,共14篇, 李树喜先生是《用人篇》分卷主编,署名作者计4位,除李外,还有王、刘、孙等三位。《察贤辨才》中的102篇完全来自《国史镜鉴》之《用人篇》,”“甚至结构与标点符号、分段方式都完全一样。”

既然李树喜是《国史镜鉴》之《用人篇》的署名作者之一,不经他授权出版的《察贤辨才》,是否构成侵权?《察贤辨才》责编指出: 李树喜先生并不是《国史镜鉴》中《用人篇》的实际作者。“他原来是写了一些稿子,但因质量问题而未能采用”,“之所以给他署名,是因为当时人们没有版权意识,也感念李参与了工作。”但是郝律师则称,用和没用不该由一方的说法认定。“李树喜提交了原创稿件,其他署名人在此基础上做了修改。这个修改首先要区分开修改人是受作者的委托还是受编者的委托,这在著作权上有着根本的区别。即使修改率是60%,原创性仍然是关键。”她认为“这个问题的核心仍然是著作权人怎么认定。”“《国史镜鉴》有李树喜的署名,他就享有著作权人的权利,实际他也享受了全部权利。”

《李树喜品评历代用人方略》之来源

人民出版社在其《情况说明》中认为,李树喜2004年出版《用人通鉴》、2007年出版《李树喜品评历代用人方略》等书,其来源也是主要抄录了《用人篇》内容,“即就承认他是《国史镜鉴》之《用人篇》的四位署名作者之一,他在出版《李树喜品评历代用人方略》时,也并未与其他三位作者打过招呼。此举也构成对其他作者的侵权。”郝律师对此认为,构不构成对其他三人的侵权,应该看这几位作者是否独立享有权利和是否主张权利而决定,更重要的是法律明确规定“合作作品不可以分割使用,其著作权由各合作作者共同享有,通过协商一致行使;不能协商一致,又无相反正当理由的,任何一方不得阻止他方行使除转让以外的其他权利”。 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孙小宁)

(实习:李明达)

宿州白癜风医院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台州治疗卵巢炎多少钱
心脏早搏最佳治疗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